Nav menu

Tuesday, 6 August 2019

說要自由的……

現在的感覺就是給別人強拉著走上陡峭的捷徑,欲快速登上山頂。 不理會人家的身體是否能負荷劇烈運動。 不理會人家的意願。 明明想走比較迂迴的長斜道。 目的地都是一樣的。 卻沒有給人這一種自由和自主權。 他們要所有人跟隨在後。 要所有人做同樣的事。 亦要所有人接受共...

現在的感覺就是給別人強拉著走上陡峭的捷徑,欲快速登上山頂。
不理會人家的身體是否能負荷劇烈運動。
不理會人家的意願。

明明想走比較迂迴的長斜道。
目的地都是一樣的。
卻沒有給人這一種自由和自主權。

他們要所有人跟隨在後。
要所有人做同樣的事。
亦要所有人接受共同的結果。

不過,我們早知道公平很難存在於每一個人身上。
正如致力落實環保生活的人,要承受大部份人不響應環保而帶來的惡劣天氣、糧食危機等惡果。
又如也門的孩子一出生便要承受國家內戰致使流離失所、疫症肆虐的苦況。

雖然如此,我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
就算被人壓制……

突然覺得現在的社會似乎沒有甚麼東西值得我眷戀。
餘下的日子,望自己能積極做到自己想完成的事。
即使在被迫衝上山頂的途中感覺呼吸困難,以致一命嗚呼,也可以灑脫地離開這個世界。

題外話,如想幫助也門的孩子和難民,可捐款至聯合國難民署


(攝於去年8月15日西九文化區上的行人天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